但是如果放之不管

  • “关闭带来的阵痛是有的,但是如果放之不管,株洲的煤炭产业就真完了。”桂新民表示,关闭部分煤矿将带来煤炭大幅减产,当地经济下滑,矿工生活困难等社会问题。

    通过整合发展,预计2017年,株洲的煤炭产量将恢复到“关闭退出”前。

    株洲煤炭业监管主要目标为“减矿、减产、减面、减人、减事故”,推动煤矿企业扭亏脱困、煤炭行业转型升级、煤矿安全治本攻坚,让更多的煤矿实现全年“零死亡”。

    预计2017年煤炭产量将恢复

    困难或是暂时的。桂新民透露,煤炭产业整合后,新组建的煤炭集团将以煤炭为源头,通过产业链环环相扣,把资源“吃干榨净”。“比如可以将煤炭焦煤化,生产高价值的焦煤,并向下游延伸焦油加工、苯加氢、顺酐、炭黑、针状焦等产品。“这样既能增加效益,又能达到节能减排的要求。”

    株洲煤炭业监管推“五减”

    监管部门将继续关闭不具备安全条件的小煤矿,督促和引导9万吨及以下的突出矿井今年底前全部退出;严格项目安全准入,不再批准建设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和90万吨以下的突出矿井,严格限制新建突出、冲击地压等灾害严重矿井;打击非法违规建设矿井,责令停止建设,依法予以查处。

    红网8月3日讯(记者聂千川 通讯员胡文斌 赵道林)株洲市将督促和引导9万吨及以下的突出矿井今年底前全部退出,严格项目安全准入,不再批准建设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和90万吨以下的突出矿井。昨日,从株洲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传出消息,株洲市年底前将境内煤矿数量从110家压缩至64家。

    国内经济增速放缓,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发生变化,煤炭生产告别了“黑金时代”,成了煤炭企业“大裁员”的主因。据统计,去年株洲市煤炭总产量为510万吨,较2013年下降了逾三成。同时,株洲煤炭的主要用户————株洲电厂、株冶等企业逐一弃“本地煤”用“北方煤”。

    “株洲的煤炭产业必须‘刮骨疗伤’。”株洲市煤炭局局长桂新民介绍。

    同时,减少煤矿井下作业人数,要在小矿推进机械化、在大矿推进自动化;完善劳动定员标准,力争将掘进工作面、采煤工作面同时作业人员分别控制在10人、30人以内,严禁两班交叉作业、混岗作业。